被中国男足主帅里皮封杀的张玉宁要踢全运会了。这两天在天津全运村,这个话题成为记者们讨论的热点。就在昨天,杭州绿城足球俱乐部终于发声,称浙江省足协是在确认国足本次世预赛不再征召张玉宁、浙江U20队进入了全运会四强的情况下,向不莱梅俱乐部发出了邀请函,在后者同意放行后,张玉宁在9月3日火线抵达天津,他将出现在今天浙江队与湖北队的全运会U20男足半决赛上。

早在8月中国足协公布的中国男足大名单中张玉宁就榜上有名。不过,当时中国足协在给不莱梅俱乐部的征调函里要求张玉宁于8月25日抵达武汉,不莱梅俱乐部并没有及时给出回应,而且只允许张玉宁在国际比赛日前四天(8月27日)离队。由于各方沟通不畅,导致里皮最终愤怒地决定在本次世预赛期间国足不再征召张玉宁。9月2日,在为俱乐部踢了一场热身赛并打进一球后,张玉宁踏上了归程。前天中午抵达全运村后张玉宁显得很低调,不过他还是很快被记者以及志愿者认了出来。前天下午,他参加了归队后的首次训练。对于此次全运会征程,张玉宁表示:“我曾经与从小长大的兄弟们约定过,未来一起代表浙江冲击冠军。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圆从小到大的一个足球梦、一个全国冠军梦。”

张玉宁出生于浙江温州,4年前的辽宁全运会上,他就曾跨年龄段地跟随当时的浙江U18队征战并闯入决赛。今年的全运会预赛,张玉宁就有过回国参赛的经历,他在小组赛第3战上场,梅开二度,帮助浙江队以3 1击败山东队。可以说,有张玉宁的浙江队进攻实力大增。不过,不是国际A级赛事的全运会比赛是没有资格强制张玉宁参加的,为什么不莱梅队可以怠慢中国足协的征调令,而在放行他参加全运会一事上却毫不犹豫?有知情人士分析称,也许是对上次没有及时回复中国足协深感歉意,不莱梅只能爽快地放行,“主要还是他在俱乐部暂时还踢不上主力。”张玉宁团队的解释是,“张玉宁并不是因为全运会而拒绝国家队的征召,张玉宁从来没有也不可能拒绝国家队的征召。”

不过还是很难想象,一个国足球员可以错过国家队的征召而专程回国参加全运会这种低级别赛事,这背后有什么猫腻吗?也许现在的张玉宁并没有体现出高人一筹的实力,也许是因为中国足协与不莱梅方面沟通不畅导致他报国无门。但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是,全运会对于国内的顶尖运动员的诱惑力依然是很大的。以往,一些大牌运动员在国家队的比赛中“消极怠工”,到了全运会赛场就生龙活虎的例子很多,全运会夺冠不仅奖金高,而且运动员还必须考虑退役后的生计。获得本届全运会预选赛小组第一之后,浙江U20男足就拿到了100多万元奖金。上届全运会,浙江男足U18队在踢决赛前甚至得到了“冠军总奖金1000万元”的承诺,即使最后他们只拿到亚军,每人的奖励也在30万元左右。张玉宁和浙江队的确很想要这枚宝贵的全运男足金牌,但放在国足为冲击2018年世界杯拼尽全力的背景下,一块全运金牌对中国足球来说有多大帮助呢?

全运会武术散打比赛昨天在天津农学院体育馆结束了最后的较量。在武术散打男子75公斤级比赛中,四川选手柳文龙反败为胜,以2 1力克陕西名将张坤,勇夺冠军。

在男子75公斤级比赛中,来自成都体育学院的柳文龙遭遇陕西名将、上届全运会冠军张坤。首回合,初登全运赛场的柳文龙因紧张犯规失掉两分。次回合,双方比分打平,但因柳文龙体重轻于对手,根据比赛规则本局判柳文龙胜,这一回合四川队扳回一局。决胜局,柳文龙以凶狠地进攻压制了对手,频频得分,最终上演逆转好戏,以2 1击败对手,成为该级别新科冠军。

柳文龙赛后表示自己胜在年轻,“我是一个新手,我很年轻,有拼劲,拼的就是年轻。”四川武术散打队教练王祥权认为柳文龙发挥堪称完美,“对手是上一届冠军,从大赛经验看柳文龙要略少一些。但他发挥了年轻运动员敢打敢拼的精神,拿下了这场比赛。”在最后一场男子90公斤级比赛中,陕西老将许家恒开场后很快就以高鞭腿KO了四川小将尤雄,21岁的尤雄也因此与金牌失之交臂,获得银牌。

在铁人三项混合接力决赛中,中国铁人三项“一哥”白发全和“一姐”张一、徐正、仲梦颖组成的“梦之队”以1小时22分57秒夺冠。白发全和张一都是四川输送给解放军队的选手。

在昨天进行的全运会男子100米自由泳决赛中,来自河南的宁泽涛以47秒92的成绩成功卫冕。赛后,林泽涛并未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只是向看台上黑压压的粉丝群鞠躬。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已经两年多没有接受媒体采访的宁泽涛显得更加成熟了。

在随后的男子800米自由泳决赛中,孙杨一路领先,以7分46秒80的成绩获得个人在本届全运会上的第四枚金牌。赛后,孙杨霸气十足地称,自己在本届全运会男子100米自由泳接力中游进了48秒,感到很开心,“800米自由泳进入了奥运会,我希望挑战自己的极限,让外界看到中国男子游泳的精神和毅力。”在此前的男子4 100米自由泳接力决赛中,由于宁泽涛没有参赛,孙杨错过了与宁泽涛的直接对话。本届全运会,孙杨本想参加100米自由泳比赛,但由于主项800米自由泳和100米自由泳的预赛和决赛都安排在同一时段,所以才放弃了100米自由泳的比赛。

国家体育总局早就发了通报——全运会等全国综合性运动会只公布比赛成绩榜,不再分别公布各省区市的金牌、奖牌和总分排名。但取消金牌榜真能扭转金牌至上的观念吗?这些天,各代表团以及媒体每天关注最多的还是金牌,一位地方体育局官员向记者表示:“全运会不公布金牌榜、奖牌榜和总分排名,并不表示这些榜不存在。国家体育总局不公布这些榜单,但各个地方体育局肯定会自己计算各队的成绩,然后再私下排出这些榜单。”

金牌榜的形式是取消了,但实质仍在。取消金牌榜对净化全运会环境的作用可能很小,因为各级政府对体育主管部门的成绩考核标准没有变。看到山东、江苏、广东、上海等代表团每天拿块金牌跟玩似的,一位全运会揭幕后一枚金牌都没拿到的西部某省体育局官员抱怨道,他们有一枚必夺的金牌因为种种原因旁落,由于该省在全运会上的夺金点很少,因此失去这枚金牌后,很可能意味着他们无法完成赛前制定的目标,还影响该省在西部几个省区市中的名次,这让体育局的几位领导焦虑不已。

所以,全运会取消金牌榜虽然体现了中国体育界希望淡化金牌观念的积极信号,但短时间内还无法明显地见到效果。如果全运会设项继续围绕奥运会转,如果那些在全运会上拿到金牌的运动员、教练员仍受到地方重奖,取消金牌榜就只是一个形式,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当然,本届全运会开幕至今,以往为了争夺金牌而不时出现的闹剧少了很多,这与取消金牌榜有直接关系,但全运会金牌背后的相关利益不剥离,就不可能真正实现淡化金牌至上观念的目的。

实际上,作为一项国家级运动会,金牌榜是一个吸引公众眼球的重要手段,取消金牌榜似有矫枉过正之嫌,这不利于培育全运会的品牌价值,毕竟竞技体育是追求更快更高更强的。问题在于,全运会应该怎样进行改革?本届全运会群众项目与竞技项目共同举办是一项创举,这能激发民众参与全运会的积极性,但依然无法满足民众对于欣赏体育明星和高水平体育赛事的需求……4年一届的全运会承载的任务实在是太重了,有市场影响力的单项赛事太少,群众性体育赛事也不够,它们完全可以分拆开来,不必非要等到4年一届的全运会全部“装进去”。此外,虽然越来越多的大员进入了全运会赛场,但全运会仍需进一步撬动学校体育和青少年体育,从长远看,它应该成为培养优秀后备人才的一个大舞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